孙立平:躺平绝非仅仅发生在底层

1、最近,躺平几乎与内卷成了最热门的流行词。于是,有人编了这么一首民谣:一等人拼爹娘,二等人拼关系,三等人拼头脑,四等人拼体力,五等人拼性命,末等人拼躺平。这意思大概是,躺平这种现象似乎是发生在社会的底层。

2、事情真的如此吗?躺平真的仅仅是发生在底层的事情吗?仅仅是发生在一部分年轻人的身上吗?最近和我一样不怎么务正业但又才华横溢的老朋友郭大爷说了一段话:推诿扯皮的官员在躺平,卖茶卖酒的学者在躺平(不包括我在内啊),不敢投资的老板在躺平,尽管这是一个躺平的时代,底层民众没有资本躺平,外卖小哥风驰电掣。郭大爷这句话说的是,其实底层并没有躺平,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躺平的资本。躺平的前提得是活着,喝着西北风能活着躺平吗?不活着,那躺平叫躺平吗?因此,要明白,躺平的实质是无望,是对于努力和奋斗的无意义感。

3、进一步说,躺平不仅需要多少有些资本,甚至还需要一个东西:曾经有过的希望以及希望的破灭和不可复得。在郭大爷列举的躺平现象中,其实恰恰遗漏了一个躺平者最重要的部分:年轻的中产或白领。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996或007的那部分年轻人。而对于底层人来说,有时说希望这个词往往都是一种奢侈。他们间或也会躺一下,但那不是他们追求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躺一下,那叫休息,那叫歇一会儿。可能还没躺够,乏还没歇过来,就不得不爬起来继续干活。而比底层境况好些的年轻的中产或白领的躺平,则是源于希望的破灭,源于努力与结果关系的不对称。

4、对于躺平,不少人有一种误解,以为那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不错,北方的民谚说,好吃不过饺子,舒服不过倒着。形象点的,就是葛优躺。但别忘了,我们还会更多地听到这样的抱怨:唉,感冒了,躺了一天,躺得腰酸腿疼。我的意思是,躺着并非总是舒服的,也会腰酸腿疼。在现实中,躺着更多地是一种无奈。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是上海一对夫妻7年前早早躺平!不工作!没孩子!不交际!全年只花2万块。而且文章将他们的生活描写得其乐融融、心满意足。

5、这件事情我信,但说那对夫妻其乐融融我不信,除非他们的心理不太正常。夫妻这么解释为什么一个月只花一千多元:“不上班,没压力,酒也不喝了,烟也抽的少了,饭也吃的少了”。对于正常人来说,这样会心满意足?“以前上班时买的衣服完全够穿了,不上班不用天天换的(内裤除外),穿旧的,脏了再换”。对于正常人来说,这样会心满意足?“我们除了父母,其他人一概不往来,省钱”。对于正常人来说,这样会心满意足?还是那句话。有时,躺着更多地是一种无奈。躺平并不意味着诗情画意。尤其对于很多是处于温饱水平的人来说。

6、我有一位和郭大爷同姓的同事于华教授,她昨天也写了一篇关于躺平的文章。其中讲到上个世纪80年代的情形:那时,农民要发家致富,工人要增加收入,企业家、商家要创业要利润,科学家要发明,文学艺术家要创作,学者学生要把在浩劫中失去的时间抢回来,运动员要为冠军而拼搏,即便是“两劳”释放人员也要争当万元户,……。看可以说,那是一个没有躺平现象的时代。

7、因此,现在首要的问题不是争论躺平对不对,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地对躺平者进行批评,而是要弄清楚他们为什么会躺平。光批评是没有用的,既然已经躺下来了,用声音是呼唤不起来的。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在我们的社会中创造出鼓励努力和奋斗的氛围。不然,在大国崛起的背景下,不少人躺着总不是个事儿吧?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